飞奔的橘子

【黑研】 Pocky应该怎么吃?

原本打算在双11那天发出来……然而有事情耽搁了x

看文愉快,希望大家喜欢~

-----------------------------------------------------------------------------

受到一股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指引,黑尾铁朗最近总是做一些奇奇怪怪的梦。

 

 

第一天的梦里,他是某战队的队长,而他的竹马兼恋人,孤爪研磨同学,成为了他手下的一员。在梦里,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他们越过山川,跨过河流,历经生死,最后在一个满是星星的夜里,互表心意。

黑尾依旧记得,那夜的月色很美,而他怀中恋人的眼里,有着漫天繁星,让人痴迷。正当他准备吻上恋人的唇时,天空中飞来几支巧克力味的Pocky,将他射死了。

 

 

当时醒过来的黑尾还饶有兴致地躺在床上回味着,并且想着是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然后还很认真地思考了一阵最近已经很久没有和研磨Kiss过了。

 

 

到了第二天,梦境里的他摇身一变,成为了某小国的国王,并且有着一个不成器的儿子。花园里,身材高大的不成器的王子殿下因为设定原因所以一直双手高举嘴里鬼叫着什么地跑圈。戴着华丽王冠的黑尾国王瞅着身旁空荡荡的后位,表示我连王后都没有,怎么来的不成器的比我还高的孩子。

到了黄昏,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这时,可能是城堡里唯一的管家告诉黑尾,城堡门口来了一位美丽的公主和她的仆人。

心系自家恋人的黑尾自然对那些奇奇怪怪的梦里的女人一点兴趣都没有,所以那位美丽的公主和她的仆人被请进来时他依旧埋头吃饭,直到他的儿子鬼叫:“哦!天呐!这才是我梦寐以求的想要结婚的真正公主!这美丽的脸庞!这纤细的腰肢!这高贵的气质!父王!我要娶她!”

抬头的黑尾看清来人后瞬间喷饭!这个所谓的美丽的“公主”不是他自家恋人是谁!

不得不说在黑尾的梦境里,研磨的装扮满足了黑尾平日所有的恶趣味幻想:戴着假发,穿着粉红色蓬蓬裙,露出一脸无措的青涩的表情。

研磨公主告诉黑尾,他是一个要赶路的公主,至于赶路的原因他也不知道,现在雨下得太大并且夜色降临,想要在城堡里借住一夜。说完,还用带着不安的眼神看了黑尾国王一眼。

被萌得在心里已经捂着鼻子狂喷鼻血的黑尾国王看上去还是一脸正直,连忙让唯一的管家安排了一间离自己最近房间让公主殿下休息。

 

深夜,偷偷潜入公主房间的变态国王黑尾铁朗看着华丽大床上熟睡着的恋人的可爱睡颜,实在是无法压抑住内心的疯狂的赞叹,忍不住伸手捏了捏研磨的脸颊。细嫩的触感还留在手上,然而床上的人却睁开了双眼,月光透过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拉窗帘的窗户直直地照射在那张华丽的床上,看着身下人清澈的不带一丝杂质的双眸,黑尾控制不住地越靠越近。

“阿黑,不想吃这里吗?”用着疑惑的一派天真的表情说着色气的话语,最后甚至还过分地用柔软的舌头舔了一下同样柔软的下唇,在月光的照射下显得更加水嫩诱人。被蛊惑的黑尾脑海里轰地炸开,抚摸着研磨脸颊的手瞬间用力,无视掉恋人吃痛的叫声,只想在此刻好好品尝那看上去十分美味的唇。

然而,还差一厘米就可以亲上去的黑尾,又被从天而降的几根Pocky,刺死了……

 

 

抓狂的黑尾愤怒地从梦里醒来,那么少见的研磨!难得那么诱人的研磨!就这样不见了!不见了!

由于一整晚都在回想着“研磨”在他身下时害羞青涩的表情而导致一整晚都异常亢奋最后不得不释放一下体内的冲动和热情的黑尾,第二天是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去上学的。平时上学路上困得哈欠连天的孤爪研磨看着身边一反常态同样困得哈欠连天的黑尾铁朗,露出了疑惑困顿的表情。

 

 

第三天的梦里,仍旧受到了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指引的黑尾一脸无语地站在一条热闹的街道上,手里捧着一个镶嵌着宝石外观华丽的天鹅绒宝盒,而宝盒中央,静静地躺着一根完好无损的Pocky。

Pocky!又是Pocky!又是这该死的Pocky!

无法忘记前两次在梦里和研磨即将接吻成功时就被莫名其妙不知道从哪里来的Pocky弄死的屈辱,黑尾自然对这根同样不知道从哪里来的Pocky没有什么好脸色。

正准备将这东西扔掉的黑尾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神秘的老人,及时制止住黑尾的行为并且语重心长地告诉他:“这是一根身上蕴藏着古老而神秘魔法的神奇Pocky,现在整个世界陷入了一个危机,只有这根Pocky才能解决这个危机,而你的任务就是要将这根Pocky送到指定的地方。”

黑尾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个矮小的一脸鬼扯的老头,转身离开。

“等一下!”老头慌忙地拉住黑尾并且被拖着走了一阵,“你最近一定被某些奇怪的梦境所困扰吧!”黑尾脚步一顿,“只要你这次将这根Pocky送到指定的地方并且解决了危机,你就可以得到解脱!并且得偿所愿!”

对研磨的双唇一直极度渴望并且永不解渴的黑尾铁朗被老头最后的“得偿所愿”打动了,思量再三,决定带着这根神奇的Pocky踏上征程。

 

于是几乎和第一个梦境一样,他和这根Pocky越过山川,跨过河流,白日躲过许多莫名其妙的凶险的追杀和劫难,夜晚以天为被以地为床,也是有些小刺激。

又在一个晴朗的夜晚,黑尾躺在一个小山丘上,望着不远处的灯火通明的城市,那是他任务的目的地,或者说,是他最近奇奇怪怪梦境的终点。短短的三个夜晚,三个剧情截然不同的梦境,黑尾铁朗像是经历了三次不同的人生,虽然每一次都是在近在咫尺的研磨的嘴唇前被Pocky莫名其妙地弄死。

难道……这些梦,和Pocky有什么关系吗?

从怀里掏出那个华丽到不忍直视的盒子,拿出那根传说中蕴含着神奇魔力的Pocky,黑尾略中二地将它举着对着天上的月亮一阵打量。

可能是因为吸收了天地灵气月光精华,之前看上去就是一根和普通Pocky无异的裹着一层巧克力的棍状物此刻散发着幽幽的光泽,并且开始变大变长。

震惊的黑尾看着手里的东西慢慢变形,最后成了自家恋人的样子。

黑尾铁朗:!!!???

“阿黑。”月光下的研磨慢慢地转过头,脸上没有之前人设崩坏的娇羞青涩欲拒还迎,而是一副看上去对什么都无所谓的淡淡的样子。

这副熟悉的模样让黑尾的心脏剧烈地跳动,如果说之前梦里各种性格的研磨都是黑尾平时对研磨的幻想,那么现在这个沐浴在月光下的研磨,就是黑尾铁朗想要一起认真生活并且携手共度一生的,真实的研磨。

身体不受控制地靠近,双手不受控制地抚上研磨的脸颊,在这个梦里黑尾已经带着Pocky独自过了好几个惊险的日夜,也已经好几个日夜,没有见过自家恋人了。

黑尾的嘴唇最终还是压上了研磨的额头,温柔地扫过他的眉他的眼他的鼻,最后难抑心头恋爱地在恋人稍有肉感的脸颊上轻轻地咬了一口。

 

顶着一脸黑尾口水的研磨在月光下清冷地开口:“我本是一根蕴含着古老神秘魔法的神奇Pocky,在之前的小镇上过着平静的生活,但是,最近有另一股来自东方强大的神秘力量出现了,它已被坏人所得,坏人的目的尚不明确,但是最近我感受到了世界的异常,许多情侣都无缘无故地闹分手,许多夫妻也为了要不要剁手而冷战。所以才会让阿黑你送我到目的地,为的是解开我身上的封印,用我自己将那股神秘的力量封印起来,让它不能继续在这世间作乱。”

黑尾听得一愣一愣地,但还是没有忘记问出最关键的那个问题:“也就是说,我最近这些奇奇怪怪的梦也是因为这股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那你再次被封印以后,我要怎么得偿所愿呢?”

研磨听完微微一笑,抬了抬眼睛带着狡黠看了黑尾一眼,这个小眼神像小花猫的嫩嫩软软的小爪子,把黑尾的心挠的痒痒的。“这个你大可放心,等事情一结束,你想要的,自然会在家中等着你。”

得到保证的黑尾大喜,将研磨狠狠地抱在怀里各种揉搓,兴奋之余刚想像往常一样和恋人来个天雷勾地火的缠绵湿吻,就被研磨用食指抵住了双唇:“不可以哦~亲上来,阿黑的任务就完成不了了呢~”

 

于是当晚黑尾搂着研磨草草睡去,等在梦境里重新醒来时,已经是日上三竿了。小心地将重新变回Pocky的研磨装回那个华丽的盒子里,黑尾走向了那座城市,也是他最终的目的地。

刚入城的黑尾一开始还觉得这就是一座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城市,但稍作观察后发现,这里居民的脸上很少笑容,遇事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没有半点热情。

“嗨,是黑尾铁朗先生吗?”肩头被人重重一拍,吃痛的黑尾恼怒地想看看是哪个混蛋下手这么不知轻重,结果一回头,身后站着比自己还要高出一点的小混血崽子,不是灰羽列夫还能是谁。

列夫将黑尾带到一个偏僻的地方,一脸好奇地让他将那根传说中蕴藏着神奇魔力的Pocky先拿出来让他看看。由于现实中是队友的关系,对列夫完全放下戒心的黑尾直接将盒子递到了列夫的手里,只告诉他一声:“小心点,别弄坏了。”

列夫大喜,拿过盒子就迫不及待地打开,然后掏出那根Pocky,毫不犹豫地咬了下去!

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目瞪口呆的黑尾反应过来后悲从心来:他干了些什么!!狠狠地朝列夫的脸上抡了一拳,却被列夫灵巧地避开。

“黑尾先生似乎对我没有什么戒心呢,这根传说中Pocky是真的十分美味呢,想不到吧,我就是那个反派~那股力量告诉我吃了这根Pocky我的实力就会大大增强……”

 

已经听不见列夫这个“反派”喋喋不休的自我剖析,黑尾绝望地跪在地上,大睁的眼里迸出泪水,顺着已经扭曲的脸流下,他的研磨,他的研磨……明明知道这只是一个梦,但是眼睁睁地看着爱人因为自己的过错而在这个世界上消失的这一认知还是让黑尾痛彻心扉。从前,他是研磨的兄长,是研磨的依靠,即使会被说成是老妈子,即使知道研磨作为一个逐渐成长的男孩子已经有足够的能力照顾好自己,但每天还是啰啰嗦嗦用心地照顾着他的饮食起居。而现在,他这个所谓兄长,所谓的竹马,所谓的恋人,都做了些什么!

“黑尾先生似乎很伤心呢~不过没有关系,等我彻底消化完这股力量,我就可以……呃!我的身体!我的身体怎么了!”

跪在地上悲怆的黑尾抬头看着列夫的身体逐渐变得透明,而已经变得透明的浮在上空的研磨对慌乱得大喊大叫的列夫冷冷地说:“不要挣扎了,从你吃掉Pocky的那一刻,你的力量就已经在被慢慢封印了。”

“研磨……研磨!”黑尾从地上迅速站起,伸手想要触碰恋人的身体,却只能徒劳地抓到空气。

“再见,阿黑。”最后看了黑尾一眼,研磨和列夫一起消失在了空气中……

 

而黑尾,眼角含着愤怒伤心的泪水,在自己的房间里醒来……

“阿黑你做了什么梦,哭的惨兮兮的……”

黑尾一震!立马从床上起身,果然看见自家的小恋人窝在一旁的椅子上嫌弃地看着自己,害怕这是梦的黑尾飞快地跑到研磨身边将研磨从头到脚摸了一遍,确认了熟悉的触感后还是不放心地狠狠地掐了掐自己的大腿,然后吃痛地松开手狂喜地一把抱住了研磨。

即使知道是假的,这种失而复得的喜悦还是想让黑尾抱着研磨狠狠地庆祝个三天三夜。

 

“阿黑,先放开我……”艰难地从黑尾有力的怀抱里挣脱,给自己一个宽裕的说话空间,“我昨晚做了一个梦……梦里有另一个我,他跟我说,第二天醒来,要给你做一个选择题……”

说完,研磨从自己的背包里掏出一盒Pocky,然后掏出一根叼在嘴里:“他要我问你,Pocky? Or me?”

一开始看到研磨拿出Pocky就已经头皮发麻的黑尾最后满面红光嗷嗷嗷地扑到研磨身上,这还用选吗?发誓要把这几天在梦里看的了吃不了的委屈统统通过生命大和谐运动做回来的黑尾将小恋人压在身下狠狠地律动,听着身下人细碎隐忍的呻吟,看着他全身肌肤变成粉红色的可爱模样,恶趣味黑尾突发奇想,拿起床头刚才研磨拆开的一根Pocky,叼着其中一头,将另一头送进研磨的嘴里。

 

一根Pocky很快就被两个被欲望折磨的人吃完,最后黑尾发狠地吻上研磨微张的唇,这几日求而不得的渴望终于得到了纾解,激烈的唇舌交缠,让人脸红耳热的吮吸亲吻声,来不及吞下的唾液顺着研磨的下巴滴落到精致的锁骨上。

 

这才是吃Pocky的正确方式啊~想着,黑尾又将研磨换了一种姿势。

 

 

【FIN】

-----------------------------------------------------------------------------

至于老黑将研磨压倒做的不可描述的事情,或许双12会出现?23333

希望大家喜欢【鞠躬】

【黑研】在下黑尾(伪童话/微量灰夜久)

依旧是老黑和研磨谈恋爱

依旧的私设如山

肉渣

偶尔脱线

慎入


很久很久以前,在东方肥沃的土地上,有一块广袤的奇幻森林,森林里有一座神秘的古堡:暗黄的墙体上有些砖块已经脱落,裂缝里勾挂着绿色的常青藤;窗户因为年久失修而摇摇欲坠,窗框的木头因为长期的日晒雨淋而腐烂松落;紧闭的大门,死死拉着的窗帘,纵使风吹过掀起一角,也只能让人窥探到无尽的黑暗。光是这座古堡的阴森外形就已让动物们心生畏惧,流传在森林里每一个角落里的让人闻风丧胆的传闻更是让它们白天都不敢轻易靠近。


“……那天晚上我半夜尿急,路过那座城堡时,你们猜我发现了什么!!是光!是光啊!有隐隐的烛光从窗帘里透出来!而窗帘上映着的,是像怪物一样的!!巨大的!!不停晃动的影子!!然后我凝神屏息!听到了里面传来了人类哀怨的哭泣!!!!”在一棵树下,一群动物围着一只全身银色毛发的狐狸,听着它说那过去的【划掉】可怕的关于古堡的不为动物知的故事。

“那后来呢?”一只黄毛柯基眼巴巴地问。

“后来我准备再靠近一点时,一阵大风吹得我睁不开眼啦~然后等我能抬头看清东西时,古堡里的光已经没有啦~一点声音都没有~然后我就去尿尿,然后就回去睡觉啦~”

“切……”

“喂喂!你们这是什么态度嘛,好歹我也见证了这种灵异事件的发生啊!”

“谁知道列夫你是不是半夜做梦然后早上起来分不清梦和现实啊,”一只白毛狐狸窝在一旁,舔了舔自己的爪子,“被列夫浪费了那么多时间,我要回去练跑步了!”

银毛狐狸看着白毛狐狸敏捷的走远的身影,一边从地上跳了起来追上前去,一边用着他不知收敛的嗓门大叫:“啊啊啊夜久前辈你听我解释这件事是真的啊啊啊啊!”

“笨蛋列夫!不要老是叼我脖子!!快放我下来!!!!!!!!”

 

与此同时,在传闻中有夜晚会有怪物和被残忍杀害的人类的哀怨哭泣声出现的古堡里,一只黑猫敏捷地跳上一张看上去虽然老旧但依然十分干净舒适的大床,用嘴把被子叼开,里面露出了一只蜷着身子酣睡的三花猫。

“少爷,该起床了。”黑猫端坐在花猫旁,身后的尾巴却有一下没一下拂过三花猫的身体。

“唔……”发出像是起床时伸懒腰的撒娇声音,下一秒三花猫却将自己团得更紧。


哎,这年头,喊猫起床真是件苦手的事情,毕竟是自家少爷,又不能像对别的动物一样将它拎起来打一顿就好。【喂!


“少爷还不打算起来吗?今天中午有苹……”黑猫拿爪子挠了挠胡须,背挺得更直了。

三花团子喵突然将头扭向黑猫,脸上虽然还是淡漠的表情,可是睁开的双眼里闪烁着呼之欲出的兴奋和期待的光芒,将想要吃却羞于表达但是身体早已出卖了它的内心的傲娇萌表现得淋漓尽致。

好萌!黑猫内心捂鼻。

 

将已经清醒的花猫从床上弄下来顶在自己头上,黑猫边挪动边说:“中午吃苹果,晚餐才是苹果派哦~”然后马上受到了头顶上的花喵软绵绵的一爪子。

黑猫也不恼,移动到一个放了半只猫那么高的水的水盆旁,然后将又蜷成一团的花喵团子温柔地放进盆里,看着它在水中舒展、融化【……】、翻滚后,又从不知道哪里叼来了一张毯子放在盆前,等着花喵在水里洗漱完后擦干身子。

 

做完了一切晨间工作后,神清气爽的黑猫领着刚起床软得一塌糊涂的小花喵来到了餐桌旁,桌上放着专属花喵小少爷的早餐和午餐:苹果是早起的黑猫从树上刚摘下来的苹果,削了皮后细心地切成了一小块一小块,拌着清晨树林里叶子上的第一滴露水,具有延年益寿、美容美白、紧致肌肤的功效。【bushi】

虽然露水拌苹果和苹果派有一定的区别,但是新鲜苹果的香味让花喵食欲大增,咪呜咪呜吃的头都抬不起来,而一旁的黑猫管家则一脸慈爱地看着自家少爷吃得昏天黑地:我们少爷,能吃得那么开心,真是太好了!TUT

“这些苹果是你早上起来去森林里面摘的吗?”吃得吭哧吭哧的小花喵少爷突然抬起头看着一秒变画风的、沉稳的、优雅的、邪魅的黑猫。

“能为少爷效劳是在下的荣幸。”黑猫抬起右爪放在胸口。

“那么,辛苦了。”花喵又继续将脸埋在碗里吭哧吭哧。


过了许久,花喵的声音闷闷地从碗里传来:“下次还是不要去了,万一遇到危险怎么办,不过是顿饭,不想让你冒那么大的险。”

 

噗通一声,黑猫在心里捂着胸口哭着跪下。

 

吃完了早餐和午餐,稍作休息后就要进入悠闲舒适的下午茶。

花喵懒洋洋地在客厅地毯上团成一团,前面摆着几个会自己动的小玩具人,这些玩具都是黑猫在房间的一个箱子里发现的,认真地检查玩具的每个部位不会对自家少爷造成伤害,并且细致地进行清洗后,在每个下午茶前,这些玩具都会被黑猫拿出来摆在团成一团的花喵少爷前,上好发条让他们自己走来走去,嘀嘀嗒嗒的走路声,哔哔的喇叭声,齿轮和齿轮互相的咬合声,让这个从来都不见阳光的黑暗古堡增添了些许热闹的气息。

而花喵就这样蜷在地毯上,爪子偶尔伸出来摆弄下停了下来的不会动的小人,侧着头,静静地看着厨房里跳上跳下的为自己准备下午茶的黑猫。

 

今天份的下午茶是井水冰镇桃子,桃子肉被黑猫切成了大小合适的形状装在一个小碗里,小碗又被装在一个大碗里,大碗里还装着刚从井里打上来的冰凉的井水,软软的凉凉的新鲜桃子肉吃下肚子里时,下午的闷热都被一扫而空。

每次吃东西时黑猫都不和自己一起吃。花喵又一次把自己埋在碗里吭哧吭哧时想。虽然每次黑猫准备的食物都很好吃很合自己的胃口,但是它发现自己对食物的期望值达到最高的时刻,是黑猫顶着装食物的盘子,带着笑,望着自己,一步步地走来。

 

由于成长环境的因素,花喵比一般的猫对于视线这类东西更加敏感,所以每次黑猫看向它时,它即使不抬头,也都能感受到。

那种包容的、宠爱的、热烈的、熟悉的目光。

每次望向黑猫,花喵都是顶着这熟悉的目光,然后透过黑猫的眼睛看到各种各样的自己。赖床的,懒散的,闹别扭的,甚至愤怒的,哭泣的。

从出生就呆在一起的两只猫,一起成长,一起玩闹,一起冒险,然后因为某些原因而被困足在古堡里直到有缘人的到来将它们带走。

然后它变成了它名义上的主人,它也成了它名义上的仆人。

这层关系让花喵突然感到无比地暴躁,它开始期待夜晚的到来。

 

吃过晚饭后花喵被黑猫拎去洗澡,而从今天下午就开始明显不对劲的花喵乖乖地在水里滚了一圈后,就自觉地裹着毯子跳上了床。

黑猫有点摸不着头脑,它加快了做家务的速度,想着将自己尽快弄干净后去看看自家主人怎么了。

 

夜幕降临,天空中开始出现了点点星光,白天里闹腾的森林归于平静,而白日里就阴森的古堡此时更是寂静得有些渗人。

花喵的房门被一只湿润冒着雾气的节骨分明的手给推开,进门的是一个顶着乱糟糟发型的身材颀长肌肉感十足的男人,他走向那张床,俯下身轻轻地掀开毯子,原本裹着一只花喵的毯子里露出一颗像布丁一样发色的脑袋,男人好笑地将手放到那颗脑袋上揉了揉,说:“我们的研磨小少爷,怎么又闹别扭啦?”

这是从毯子里伸出了两只白皙纤细的手,将男人正在揉弄脑袋的双手握住,然后手指交缠。毯子下的人也将头完全转了过来面对男人,平日里没什么表情的懒洋洋的脸上竟带了些隐隐的委屈,让人看着有些心痒难耐。

“阿黑,”那人开口,“我不想再过这样的日子了。”

“怎么?觉得无聊了吗?那明天我去森林里给你带点好玩的……”

“不是这样的。”研磨打断他,“我只是,不想让阿黑再以仆人的身份呆在我身边了。”

黑尾铁朗愣了愣,随即笑着将身子虚压在研磨身上,“所以你今晚才会晚饭也没怎么吃就迫不及待地洗澡上床?”

研磨耳朵微红,一口咬上了黑尾的喉结:“才没有迫不及待……”

将身下的人彻底揽入怀中,黑尾用唇描摹着研磨的眉眼,鼻梁,最后对着嘴唇,深深地吻了下去。肌肤之间的亲密贴合让两人的体温都有些升高,再加上黑尾那双四处作乱的手,研磨很快就被撩得软在黑尾怀里。

研磨男性的脆弱被黑尾握在手里,似乎研磨的所有触感都集中在了那一处,哪怕黑尾细微的动作都能引起他敏感的颤抖。

看着身下人全身都是粉红色的可爱模样,黑尾坏心眼地将对方的耳垂含入口中肆意玩弄,同时还加快了手上的速度。

“啊……”研磨按耐不住地仰起头呻吟出声,露出了曲线优美的白皙脖颈。像是受到蛊惑般的,黑尾含着颈侧的一小块肌肤不停地吮吸、啃咬,鼻息热气喷洒,气氛暧昧,想要将对方彻底揉进身体里的力度,身下人一下又一下的敏感的喘息呻吟,光裸的皮肤之间的阵阵摩擦,还有让人脸红心跳的淫靡水声。

外面的天空已经彻底暗了下来,天空上的星光更加明亮闪耀,星星点点地铺洒在夜幕上,像是黑尾和研磨倾泻而出的对彼此的爱恋和依赖。

 

“研磨,”在两人紧紧相拥还在体验着高潮的余韵时,黑尾突然撑起身子从上而下地俯视着身下人,“如果要想在夜晚能以恋人身份呆在你身边的话,白日里成为主仆关系这一前提其实也没有这么难以忍受。”

从小一起生活长大的竹马竹马,本就有着超乎普通关系的羁绊和依赖,哪怕是在后来的日子里误入古堡中了诅咒,白日里只能以主仆关系生活,上下分明,稍有逾矩便会遭受惩罚,直到所谓的有缘人的出现;而面对如获得特赦般的黑夜,可以变成人的形态随心所欲地做着想腰对对方做的事,黑尾和研磨这对竹马竹马在白日里被迫拉远的距离在夜晚又叫嚣着渴望着愈加的贴近,最后终于跨过了友情,成为了伴侣、恋人。

 

“如果这辈子命该如此,那么夜晚欢愉前所要忍受的寂寞,在下甘之如饴。”

 

【END】




【黑研】柴米油盐(同居琐碎日常向)

就想写老黑和研磨谈恋爱过日子的故事

小学生文笔

私设如山

会有欧欧西

慎入


黑尾围着条浴巾从浴室里走出来时,研磨躺在床上玩手机。“头发还没擦干就躺床上,还真不怕第二天起床头痛啊。”虽然在唠叨着但还是找来毛巾给研磨擦头发。

“不是有阿黑帮我擦嘛。”被黑尾拖起来抱在怀里擦头发的研磨理所当然地说着,眼睛却还是没有离开手机屏幕一下。


黑尾铁朗和孤爪研磨在一起已经三年了,由于从小就相识,两人在确定恋爱关系后便搬到了一起,黑尾是办公室白领,每天过着朝九晚五的上班族生活;研磨是软件游戏测试者,每天呆在家里玩游戏然后写体验报告,快到饭点时就去厨房把米淘好把菜洗好,然后乖乖坐在沙发上等黑尾回家做饭。周末再回父母家蹭顿饭,两人的小日子过得舒适又自由。


唯一让黑尾又好气又好笑的就是研磨是真的不会做饭。


记得有一次公司年终加班,每天都特别晚才能回家,加班加到腰酸背痛,看电脑看到眼睛酸涩地回到家,打开家门时却发现黑尾想象中热腾腾的饭菜,只有研磨坐在沙发上打游戏的身影,从白天一直忍受着压力和压抑着火气的黑尾一下子没收住对着研磨就是一句“我不在家你就不会做饭吗”。

虽然说完心里马上就后悔得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大耳刮子,但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男性的自尊和最近工作堆积的压力和怨气都让黑尾直接甩手回了房,留研磨一个人呆愣在客厅。


也不知道那家伙吃了东西没有。

倒在床上的黑尾昏昏沉沉的大脑里蹦出这么一个念头后,多日积攒的疲倦就让他彻底陷入了沉睡。


两个人已经有几天没有说话了,连饭都不一起吃,望着手机里躺着的来自黑尾加班不回家吃饭的短信,研磨觉得有必要做点什么。


又过了几天,所有工作都完成,终于从压力中释放了的黑尾在和同事简单庆祝了一下以后想起了这几天一直在冷战的研磨,明知道研磨被他宠得就像个孩子一样连擦头发都是等他来做,自己怎么能因为工作上的事情就迁怒他呢。于是抱着愧疚的心情,黑尾在下班后特地绕远路买了平时研磨最喜欢的那家苹果派,结账时望着柜台思索片刻,又捎带上了一个小奶油蛋糕。


黑尾推开家门时,和平日的冷清不同,家里开着暖和的、橘黄色的灯光,平日里桌子上摆放得乱糟糟的零食也被用一个小箱子装了起来,而餐桌旁,站着他眼神躲闪、双手背在身后的穿着围裙的研磨,身边摆放着两桶不同口味的还没揭盖的泡面,整个人看上去又笨拙又可爱。


“咳咳,”黑尾清了清喉咙,“那个,研磨啊……”

“阿黑!”研磨突然出声,“今天我有做饭!以后我都会做饭!虽然第一次失败了……但是以后一定会让阿黑下班回家后就吃上饭菜的……”说着眼神瞟了瞟桌上放着的两碗泡面。


大概知晓发生了些什么的黑尾看着研磨一副做错事的样子觉得既自责又好笑,放下手中的苹果派和蛋糕,松了松领带便向那个有些手足无措的人走去,顺了顺那人本就柔顺的布丁头后将人整个地揉进怀里。抱着研磨看上去小小软软的身子,黑尾用下巴蹭了蹭那人的头顶,低笑道:“所以研磨也想像妻子一样为在外辛苦工作了一天的丈夫我准备晚餐了吗?”

怀里的人开始小幅度挣扎,支支吾吾地说:“什么妻子……阿黑太过分了……”

耳尖都红了啊,研磨果然在某些方面还是很容易害羞呢~

怀着愧疚和爱在研磨的头顶虚虚地印下一吻,将他一直藏在身后的双手握住,果不其然,原本白皙细嫩的双手现在几乎每个指头上都缠着创可贴。

将对方更加用力地拥入怀中,黑尾说:“虽然很喜欢看研磨为了我而忙碌的样子,但是研磨受伤的样子我看到会心疼,所以以后研磨只用帮我淘好米洗好菜然后乖乖地坐在沙发上等我回家就好了。”

原本研磨还想向黑尾展现下他的决心,可是一想到厨房里让他苦手的锅碗瓢盆,他还是悄悄地缩在黑尾的怀里,然后乖乖地点了点头,又突然摇了摇头:“那阿黑以后还会因为这件事凶我吗?”

黑尾扶额,果然自家研磨一定会记住这件事的。从身后变戏法似的掏出今天下班时买的苹果派和蛋糕,一脸讨好地展现在研磨面前,看着研磨越来越亮晶晶的双眼,黑尾说:“不凶了,再也不凶了,那么请问研磨大人,可以原谅小的了吗?”

“嗯……”微微地点了一下头,下一秒研磨就露出尖尖的小虎牙啃咬上了黑尾的颈侧,直到留下了红红的印子后又用软软的舌头轻轻地舔舐着,弄得黑尾心里痒痒的。

“这是给阿黑的惩罚,”松了嘴的研磨大人一脸小委屈,开了一个新的创可贴轻轻地贴在吻痕上,用手轻轻抚摸,“因为阿黑我手上多了很多创可贴,阿黑也要有才行。”

黑尾抑制住想笑的念头,一脸假正经地咳了两声,双手却开始不老实地往研磨的衣摆下伸,“仇也报了,那么研磨大人是要吃苹果派,奶油蛋糕,还是黑尾铁朗呢?”

……

……

……

“苹果派。”小声的,却坚定的回答。

阿黑,扑街。

【END】